黄泉有沚

二三丈天地里心怀敬畏地撒点野。
杂食而且杂食。
DC/布袋戏/绣春刀/dmmd/…

【修显/修川】

“你难不成,还想着回你的锦衣卫、

哦,还要同你的张姑娘情情爱爱,你侬我侬。”

丁修笑不达眼底,挂起嘴角颇有幸灾乐祸的意味,却突地话锋一转:

“可惜了——"



“靳一川 ”

丁修盯着他,一字一顿

“ 已经死了”



he(??

总能抢到荣月斋热乎出锅的点心

总得浮生偷闲的一刻,燃着了烟枪细细嘬

笑皱了褶子,揉进了光影斑驳

是我的期望

于个人,比起对沈炼的欣赏,对裴纶的喜爱多出许多

懂如何圆滑世故、夹缝间生存,又揣着一片赤忱情义的人

察言观色,委蛇周旋的智慧

足够生死一搏的胆气

造就了这个血骨淋漓的角色

自认值得投入感情

我不信这样的生命会在断崖的修罗场戛然而止

那是不适合他的所在

【指导们】蜜汁日常——记一次意义深远的唠嗑

#只是个胡瞎乱写的洪荒脑洞,切勿上升三次真人

#画风清奇,极度ooc我也hin绝望,劳驾轻喷

#不如就当做小段子茶余饭后消食用


秦志戟有点气。

自家好好的一株小-白得反光-菜怎么就给隔壁那只颈后纹了个和平鸽的非主流黑皮拱了? ?

秦志戟越想越来气。 暗恨自己太掉以轻心,虽说菜大不中留,可这品种得对口吧?

秦志戟觉得这不行,绝对不行,多少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喂了藏獒啊不大黑狗吃。

噌地起身,也不管身后翻倒的软椅,步履生风地向肖战那屋走去。




面对那扇熟悉到掉漆的黑木门,秦志戟今天心情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微妙。

扣门声还回响在走廊里,秦志戟不等回应就推开门跨了进去。


正入眼对着一个托着腮帮子走神的肖战。

秦志戟深深吸一口气 :“老肖啊,我们得谈谈。”

肖战也深深吸一口气,抬起满脸的褶子,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他一眼。
然后,把褶子悉数耷拉回去,选择沉默。

秦志戟张嘴正准备呛声,却被肖战抢了先:“邱贻可今天来找了我一趟。”

秦志戟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这旋转跳跃闭着眼摩擦的魔鬼步伐:“给你带生发水?”

室内氛围瞬间更加尴尬而凝重,肖战的脑阔也愈发得明亮。

秦志戟浑然不觉:“方博……最近状态不错啊?”

肖战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,只把褶子拉的更长:“许昕跟方博好了,你知道不。”



秦志戟简直呆掉了……突如其来、猝不及防地,被剧情走向甩脱了老腰。

他眨了一下眼睛,又眨了眨。

然后僵硬地抚上头顶,确定了毛发稀疏如故,才信了这并非做梦。

秦志戟委屈,这光怪陆离大千世界姹紫嫣红的,怎么就瞬息万变诸行无常呢?我只是个老人家怎么能经得起人生如戏大起大落落落落落折腾?? 秦志戟忍不住顺手呼噜了几把自家半谢的头顶,看着肖战锃亮的头泛着一圈圈光晕,忽然,大彻大悟豁然开朗:不是还有自家另一颗菜还拱了隔壁家另一只崽儿呢。

秦指导乐呵呵:就当是扯平了呗……你还占了不老少便宜。

秦志戟心结已解,周身通畅、心脾沁凉,脚步轻盈飘逸能来一段春天的芭蕾。
转头出门还没忘记撂了一句“老肖你先忙啊,我走啦。”看也不看身后肖战用惊奇与诧异撑开一脸褶子瞅着他,直到他走出门。

………秦志戟都给气傻了………我再管那群完犊子的屁事还不如给自己的头发留些活路,肖战想,喉头生生哽住一句mmp没讲。

忍不住开个脑洞




南风其实是南阳将军,也就是原太子第一近侍风信

而扶摇,不多说,是劈钟伤手的那位傲娇大仙慕情

虽是表面断了过往的主从情义

但还是担心自家中二晚期的老年人生活不能自理

又不好真身出马,怕遭非议,毕竟天庭从不是什么干净地方

当然别扭更多些

于是,灵文提起这档子事,两人不约而同以座下小将的名义自愿前去

却不巧碰见对方,也许认出了对方
为了不那么尴尬,这也变成了共同秘密

文中伏笔颇多,指向明显:
两人的反应,对于“将军”的称号,对于谢怜生活方式的复杂情绪

花城,那时候还是三郎,见到二人第一次就不明原因的咄咄:是手下吧,哦,原来是助手【笑
想来也是故意戳人痛处